诺亚娱乐,每日更新最新吉林新闻!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正文

韩国检察院重启张紫妍自杀案调查

标签:公司 韩国 练习 自杀 艺人  日期:2018-04-04 18:49
财经界三十多名重要人士提供性服务,轰动娱乐圈,……事实上,接下来,将为您细数韩国娱乐圈的几宗罪,公司粗暴管理,个人隐私不受保护在韩国娱乐圈中,在经济公司中,公司抽成极高在韩国
张紫妍葬礼现场资料图片。在遗书中,她控诉被迫陪酒陪睡,涉及三十多名重要人士   韩国女演员张紫妍在2009年3月于自己的公寓内自杀,曾留下50多封遗书。在遗书中,她控诉被迫陪酒陪睡,稍有不从就被殴打,此次事件引起了韩国娱乐圈的极大关注和针对虐待艺人的审视。韩国检察院4月2日下午确定将重新调查9年前张紫妍被强迫陪酒陪睡事件。据报道,张紫妍在遗书中称自己被经纪公司强迫向新闻界、演艺界、财经界三十多名重要人士提供性服务,并列出了这些人的名单。虽然警方随后对名单上的十多人进行了调查,但法院认为唯一证人张紫妍已经过世,加上证据不足,无法对经纪公司高层定罪。不过后来案件历经上诉后,高等法院推翻以往判决,认定她被迫陪睡,45岁的社长金承勋被判处赔偿家属2400万韩元。不过名单上的人依然被认定不存在犯罪嫌疑,这样的结果让韩国民众大为不满,这几年韩国一直有呼声要求重启张紫妍自杀案的调查。而今年2月开始,好莱坞反性侵运动“Me Too”燃烧到了韩国,韩国娱乐圈被揭露出不少内幕,一些顶尖导演、知名演员牵涉其中。 受“Me Too”运动的影响,民众们重新关注起9年前自杀的张紫妍。2月26日,有民众在青瓦台请愿网站发文要求重新调查张紫妍案,主张为杜绝张紫妍一样的受害人再出现,应该彻查到底是哪些人将张紫妍逼上了绝路。 这份请愿发布后迅速吸引了大量的网民签名支援,截至3月23日已有逾20万人签名支援重查此案。韩国检察院相关部门4月2日下午举行会议,正式确定将重新启动对张紫妍案件的调查。检察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次不仅将调查张紫妍名单上的人们是否有犯罪行为,也将调查当年参与张紫妍事件调查的警方、检方工作人员是否有渎职行为。■纵深  去年12月18日,韩国男团组合SHINee成员金钟铉,在家中烧炭自杀身亡,年仅27岁。金钟铉在遗书中表示自己太辛苦了,而对于自己艺人的身份,他则写道:为什么选择了这个?很可笑。根据不完全统计,包括金钟铉在内,已有超过30名韩国艺人选择自杀,数字之高,令人咋舌。2005年,韩女星李恩珠在家中上吊自杀身亡,年仅25岁。2007年,《那小子真帅》中27岁女星郑多彬,在男友住处上吊自杀身亡。2007年,韩女星U-NEE传因不能承受新专辑上市的巨大压力,在家中自杀身亡。2008年,“韩剧天后”崔真实自杀身亡,轰动娱乐圈。2008年,韩男星金智厚因不堪网络上的各种恶言而自杀身亡。2010年,崔真实的弟弟崔真英因抑郁症上吊自杀。2010年,韩男星朴容夏,醉酒后冲动自杀身亡。2016年,男星金成珉在家中用领带上吊自杀身亡。2017年,韩国男团组合SHINee成员金钟铉,在家中烧炭自杀身亡。……事实上,在韩国艺人看似生活光鲜的背后,来自各方的压力始终折磨着他们。接下来,将为您细数韩国娱乐圈的几宗罪,它们是导致众多艺人选择自杀的元凶。超30名韩国艺人自杀的背后郑多彬崔真实金成珉金钟铉想出名先做练习生,训练很残酷  韩国被称作“造星”梦工厂,每年都有为数不少的年轻人被推到镁光灯前,成功出道。然而在这之前,新人们往往要以“练习生”的身份接受大量训练。中国好声音冠军张碧晨,也曾在韩国有过一段“练习生”经历。谈到那段经历,张碧晨透露:每天从上午10点到练习室,一直要到晚上12点才回宿舍。韩庚在《鲁豫有约》中也曾谈到,“(在韩国)当练习生的时候,最多每天要连续练习20个时。”魔鬼般的练习让他很辛苦,甚至骨折了两个月自己都不知道。除去艰苦的训练,众多才华横溢的练习生,还要为仅有的几个出道名额展开惨烈竞争,而淘汰率则高达80%。如今在亚洲大红大紫的权志龙,走红前曾做了11年的练习生。曾经“东方神起”组合主唱金俊秀,则险些因为漫长的变声期被退训。“练习生”制度的残酷性可见一斑。公司粗暴管理,个人隐私不受保护  在韩国娱乐圈中,前辈、后辈关系非常明确。在经济公司中,培训生因为表现不佳被前辈教训是常事,而组合中如果哪个成员不听话,大队员作为兄长拳打脚踢的事件也是时有发生。韩国演员民宇赫做客综艺节目时就曾透露,他的前经纪人曾多次对他使用过暴力,为此他曾在一年时间里7次因脑震荡住院治疗。此外,韩星的私生活也被经纪公司严格的控制。曝光的合同中,经纪公司要求艺人公开私生活所有细节,若走红前曾有陪睡或陪酒等不堪往事,必须全盘托出。全智贤自拍摄《我的野蛮女友》走红后一直位居一线,经纪公司担心其人气太高,被挖角跳槽,多年来一直对她进行非法监听,个人隐私完全公诸于众。对此,张碧晨、韩庚都在不同场合表示过曾遭到类似监管。收入遭压榨,公司抽成极高  在韩国的经纪公司,抽佣则相当高,新人和公司在合同里签的或是三七分成,或是二八分成。虽然作为新人这不算低,但如若是组合,能分到每个人头上的钱就微乎其微了。作为在韩国发展较好的中国艺人,韩庚在韩国打拼时生活也并不富裕。粉丝们心疼韩庚生活简朴,经常会自发买一些东西给他,比如在2006年韩庚生日时,粉丝就集资为他买了一台电脑。网络暴力也令许多韩星不胜其扰。来自于舆论的诽谤、恶意中伤可以让一位正当红的演员一蹶不振。韩国演员李升燕正当红时拍摄了一辑内容敏感的写真,迅速成为“人民公敌”,此后即使拍摄了柏林银熊奖导演金基德的作品《空房子》,事业依然未能东山再起。潜规则泛滥,女星自曝陪睡  “潜规则”在韩国娱乐圈同样十分泛滥。曾有报道披露韩国三代财阀家族中的李老板,在半年时间中,先后和50余名韩国女演员和期待进入演艺圈的女性同床共寝。歌手Sara表示她认识的一些韩国女艺人,就曾主动或被动地通过“潜规则”交易,得到自己想要的角色或演出。而一些经纪公司的高层,迫使女艺人就范更是平常之事。黑帮组织的勒索、要挟也让韩国艺人如临梦魇。据韩星安在焕自杀案调查的报道,安在焕生前因欠下40亿韩元的高利贷而受到威胁,选择自杀。女星张娜拉的父亲兼经纪人朱虎声曾发表过题为《韩流与韩国娱乐圈的忧郁症》的文章提到,有人曾强迫张娜拉到酒吧唱歌,因为实在无法应对,他最后只得向韩国警方求助。而女星崔真实,生前也曾遭遇绑架事件。 本组稿件综合法制晚报、新浪娱乐